棋譜倉庫迷你版 象棋譜大全 弈天黃金會員+棋譜倉庫VIP會員2合1年卡 弈天黃金會員年卡
棋譜倉庫 大師對局 動態棋盤萬能打譜器 演播室棋譜 象棋橋棋譜 象棋比賽檔案 象棋新聞
怪人劉寶
    上個世紀80年代初,永外在一所礦山教書。在這里,永外碰到一個怪人。 

    怪人姓劉,名壽元,建昌人。此人頭腦可笑,上海人稱之為十三點,一般人叫二百五,建昌
人則呼其為劉寶。劉寶喜歡下棋,1982年夏天,永外的時間都耗在此君身上。

    劉寶找上門來,先給永外戴了一堆高帽,然后掏出一捆用橡皮筋扎好的礦區菜票。這種菜票
在礦區是硬通貨,不唯食堂、酒館、商店通用,繳學費、罰款都可憑此支付。劉寶開門見山,要
永外讓他單馬。永外那時年輕,自恃棋力,欣然應允,劉寶也露出自得的笑。但他的笑容很快消
失,因為永外床頭正好有一本魔叔楊官璘所著《棄林新編》——書中對讓單馬局有詳細介紹,而
永外只用其中“夾邊根”一個套路,劉寶的菜票就少了許多。

    寶哥不傻,立即重提條件,要求永外再拿掉一個兵?粗媲澳且恍《盐褰敲嬷档牟似,永
外再度應允,但不肯讓中兵,因為中兵是俺門戶。

    不知出于何種心理,劉寶選中永外一路邊兵。結果永外的底車一著車一進四即可鎮守河口,
舒舒服服控制中心區域,所以無需進入殘局靠兵取勝。于是劉寶又換花樣,拿掉永外三路兵而保
留一路邊兵,永外則更舒坦,借其強行炮打中兵將軍之際,順手補好士相,鞏固中路,然后單馬
撲出。因為少了這只礙事的三兵,此馬當真是八面威風。第一天,永外就這樣輕松地俘獲了劉寶
的全部菜票。

    第二天劉寶早早來到寒舍,永外還未起床。劉寶勤快,給永外打好開水,買來香煙和早點,
然后“面對面”。這次劉寶提出讓雙馬了,這可是永外拿手戲,很快劉寶又不得不再次提條件—
—讓單車!這可是硬功夫,永外不敢放先。也許劉寶心理出現了障礙,所以昏著不斷,結果很快
又進入加先階段。

    棋壇有句老話:“三欺四騙”,讓馬已相當于三先,讓單車就好比用一只手與人博殺。蓋因
對手出現了心理恐懼陰影,所以永外得心應手,棋運高照,有時在絕望的形勢下,走出以無根車
捉吃對方車的無理之著,但對手精神業已崩潰,看了老半天,口中念念有辭:“陷阱,誘著 
……”終不敢吃并讓出戰略要津。其實只要對手大膽吃掉,永外那是立即推棋認輸的。

    長話短說,就是這年夏天,就在永外的寒舍里,永外經歷了魔叔楊官璘、十連霸胡榮華等弈
林天才們都可能不曾有過的遭遇——除老將之外,所有兵種永外都讓過:單車先后手、雙馬先
手、單炮先后手、馬加一兵、馬加單士或單相、士相全……等等。永外最感無奈的是讓士相全,
那棋沒法下——雙馬死守九宮,雙車苦守兩肋,即便劉寶回扣兩先,永外也搖頭不肯。

    劉寶早已用現金支付了,據其本人說取空了一個存折,所有的花樣也都已嘗試,永外估計劉
寶不會來了。然而當永外捧起《白雨齋詞話》時,劉寶叩門來也。

    劉寶笑瞇瞇地提出要讓永外雙車雙馬雙炮六個攻擊大子——條件是他的兵每次連走兩步。永
外覺得有趣,反正已有相當積累,萬一不行就扯乎,所以答應下來,結果連敗三局。對方正自得
意之際,永外已找到解著。對方起手兵三進一再兵七進一,永外如還以中炮,則對手兵三進一再
進一沖入永外兵線,很快逼宮,而且能吃有根子之后再從容移開。所以永外不惜子力,甚至以一
車一馬為代價而滅其一兵,續下幾局,劉寶不支。
    此路不通,劉寶又變花樣。他竟讓永外車雙馬雙炮,規則不變,只在這只孤車上做文章!此
車身兼“海、陸、空”三職,可當馬可當炮,當然也可當車。永外又不適應,連連敗北,但很快
適應,劉寶又怨眉不展。

    人的創造力來自于想像力,劉寶是永外一生所見最具想象力者。其想象力越來越荒誕、怪
異——他居然要永外讓他“三先”。這好辦,甭說三先,四先也讓得下來。但他的“三先”乃中
局不定三先!即何時動用此特權,由他選擇。這樣一來,永外可就慘了。永外辛辛苦苦做殺——
棄車、棄馬目的構想都順利實現,最后眼看成殺——但是且慢,劉寶開始行使“三先”特權了,
他把永外完成最后一擊的子力吃掉之后安然退回原地——而且還多出一先!。

    棋枰之上童叟無欺,況且我們有約在先。

    永外是個勇于實踐的人,遭此不幸,只能痛在心里,但咬牙堅持,心里不住默念:“三先,
三先,中局三先!薄谑菢O富創造力的劉寶又陷入沮喪之中。

    看到這里,普通人覺得平淡無奇,懂棋的人覺得有點意思了。但永外的故事精彩之處都在后
面。

    約莫過了三天,劉寶又來了。這次他要求讓一車。永外當然答應,因為此前其已潰不成軍。
永外馬上將棋擺好,按老規矩,恭恭敬敬將自己一個車遞到對手面前。

    對方接過此車又將之擺到原位上。永外疑惑地問他:“不是要讓單車嗎?”劉寶笑嘻嘻點頭
道:“不錯!”——永外正感不解時,但見劉寶從口袋里摸出一個酒瓶蓋,蓋子反面的橡皮上用
紅圓珠筆寫著一個“車”字,那字描得很濃,血淋淋的!

    這家伙真是異想天開,居然想得出這種把戲!于是棋盤上出現了五個車。

    第一局永外將酒瓶蓋放在對方二路馬之前炮之后,但其一著炮二平五后,酒瓶蓋立即亮出,
永外不敵;第二局永外將此車放在九宮老將前,但對方中兵卻自然生根,待其雙馬護定中兵后,
一著車五平四或平六,即守定肋道,第二局再度敗北;第三局,永外將此“天外來車”放在一路
邊象位,但其連沖兩步邊兵即成“霸車”——這棋沒法下!所以永外只好請他回去。

    劉寶到了門口,笑瞇瞇對永外道:“下不過吧!算了,讓我一個炮吧!”說話間又鬼鬼祟祟
摸出另一個瓶蓋——反面是個紅彤彤的炮……
佚名 2005-11-09 

在线赌博注册,澳门电子赌博,手机赌博娱乐大全-棋星聚会